Xianglong new material

专注尼龙材料20年!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全国咨询热线:18028958660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全国服务热线

18028958660

深度对比中美炼油与乙烯产业发展与商业模式等

作者: 浏览:382 来源: 时间:2020-07-04

自2010年以来,美国页岩开发快速发展,带来了原油以及石化原料的成本下降,2020年美国大概率会成为原油及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美国在过去5年新增了近700万吨的乙烯产能,2020年,美国将会新增一个乙烯出口设施,同时预计美国NGL中的乙烷、丙烷、丁烷等出口量将会增大。美国的石化项目多集中在墨西哥湾地区,并且产业链集中,从上游勘探开发、NGL分离、管输,到下游的石化产业以及终端出口等分工协作明确,市场化参与程度高。

美国石化原料资源优势明显,产业集中,市场化程度高。美国的石化产业高度发达,诞生了一系列伟大的国际巨头。

自2010年以来,美国页岩开发快速发展,带来了原油以及石化原料的成本下降,2020年美国大概率会成为原油及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美国在过去5年新增了近700万吨的乙烯产能,2020年,美国将会新增一个乙烯出口设施,同时预计美国NGL中的乙烷、丙烷、丁烷等出口量将会增大。美国的石化项目多集中在墨西哥湾地区,并且产业链集中,从上游勘探开发、NGL分离、管输,到下游的石化产业以及终端出口等分工协作明确,市场化参与程度高。

中国新建的石化项目具有投资成本低,生产效率高,靠近消费腹地的优势。我国的资源禀赋原因,对于原油的进口依赖度逐渐提升。我国的石化行业也形成了国企主导,民企逐渐崛起,同时形成了石油化工、煤化工等多产业链、多元化发展的形态。近年来对比美国,我国的项目建设效率提高,同等产能规模,新建石化装置的资本开支不到美国的一半,抵消了原料方面的劣势。同时,我国的石化产品位于消费腹地,如乙烯当量计算的自给率不到50%;对比PTA-涤纶长丝产业链,未来石化行业在全球的竞争力有望全面提升。同时,国内石化原料主体多元化,产成品丰富,产业链门类齐全,下游精细化工发展潜力空间大。

中美石化产业互补性强,看好民营大炼化和轻烃综合利用。对比中美石化产业,既有互补也有竞争。参考美国石化的发展,我们认为中国的石化企业正进入强者恒强,更专业化分工的时代。我们看好综合一体化的大炼化产业链,同时看好利用美国轻质原料进行深加工的标的。

对于大炼化,我们认为利用国内外的先进技术进行规模化整合及产能放大,加上国内配套强、生产效率高,在Capex及Opex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新建炼厂多配置加氢裂化,催化重整等装置,可以增加对化工品比例的产出,且炼化一体化后,可以对氢气、轻烃、芳烃等产品进行物料平衡优化,降低成本的同时也提升了产品的附加值。对于轻烃综合利用,以PDH装置为例,原料保持进口,但我国产能已经超过全球的50%以上。乙烷未来逐渐商业化,外购乙烷裂解乙烯进行深加工的模式有望复制。我们认为利用美国低成本的NGL原料在国内进行深加工,投资成本低,原料相对于石脑油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同时裂解装置具备很强的灵活性。

投资推荐。对比美国的石化企业,我们认为我国石化行业具有项目投资成本低、工程化能力强、下游市场集中、规模化后的物料平衡优化带来操作成本下降等优势。看好产业链一体化的民营大炼化行业,推荐恒逸石化、恒力石化、荣盛石化、东方盛虹等。同时看好把握海外轻烃资源优势,具有成本优势和产业协同的标的,推荐卫星石化、东华能源等。


投资案件


   结论和投资建议
看好炼化一体化项目。民营大炼化的炼化一体化项目,以模块化形式,对国内外的先进技术进行规模化整合及产能放大,加上中国国内配套强、生产效率高,在Capex及Opex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新建炼厂多配置加氢裂化,催化重整等装置,可以增加对于化工品比例的产出,且炼化一体化后,可以对氢气、轻烃、芳烃等产品进行物料平衡优化,降低成本的同时也提升了产品的附加值。
看好轻烃综合利用项目。以丙烷脱氢(PDH)装置为例,由于我国的工程化能力、建设成本、操作成本等优势,我国的PDH在全球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产能占比已经超过全球的50%以上。我们认为外购乙烷进行深加工的模式有望复制。美国NGL原料长期过剩,中国外购乙烷在国内进行深加工,投资成本低,原料相对于石脑油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原因及逻辑
美国的页岩开发带来丰富廉价的NGL,与中国的需求进行互补。根据EIA数据,2019年9月,美国对于石化行业对NGL的用量为292.5万桶/天,其中乙烷151.8万桶/天,对应美国乙烯的产量为2530万吨/年。但是美国存在大量的未分离的NGL,目前乙烷的资源量269.8万桶/天;至2025年乙烷潜在供应量351.9万桶/天。根据我们测算,目前美国乙烷的可供应量约为5850万吨/年,2025年潜在供应量7627万吨/年。美国自己的乙烯装置不能完全消耗自身乙烷,加上物流、管线、出口设施完善,乙烷的出口将会持续增长。

中国新建的石化项目具有投资成本低,靠近消费腹地优势。我国的资源禀赋原因,对于原油的进口依赖度在逐渐提升。我国的石化行业也形成了国企主导,民企逐渐崛起,同时形成了石油化工、煤化工等多产业链、多元化发展的形态。对比美国,随着近年来我国的建设效率提高,同等规模新建石化产能的资本开支不到美国的一半,抵消了原料方面的劣势。同时,我国的石化产品位于消费腹地,如乙烯以当量计算的自给率不到50%;而对比PTA-涤纶长丝产业链,未来石化行业在全球的竞争力有望全面提升。同时,国内石化原料主体多元化,形成网状产业链,下游精细化工发展潜力空间大。

看好炼化一体化和轻烃综合利用。对比中美石化产业,既有互补也有竞争。参考美国石化的发展,我们认为中国的石化行业正进入强者恒强与更专业化分工的时代。我们看好综合一体化的大炼化产业链,也同时看好利用美国轻质原料进行深加工的标的。 

   有别于大众的认识
未来石化产品需求增速放缓,同时石化新增产能不断投放,竞争加剧。我们认为未来行业进入强者恒强的时代,行业龙头协成本与一体化优势,以竞争力主导未来的产业格局。

背景

美国作为近代石油化工行业的发祥地,诞生了一系列伟大的石油石化企业,也带动了行业技术进步、配套和产能升级等。美国上游的能源开采公司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康菲石油等;油服公司包括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贝克休斯等;中游炼化行业包括瓦莱罗能源、马拉松石化、菲利普66等;石化技术和工程公司包括UOP、KBR、Bechtel、Fluor等;新材料和精细化工公司包括陶氏、杜邦、伊斯曼、亨斯曼等。此外,美国还有大量中小型的创新型的公司,包括在工程技术、管道、页岩气开发、能源输出等领域均聚集有全球最的公司。

美国的石油和石化行业创新能力强,其页岩行业的繁荣与美国的独特优势密不可分。美国存在众多中小型的页岩企业,以新技术驱动,不断的降低开采成本。同时,美国的管网密布,地质条件好,水压力资源丰富。自2011年开始,美国页岩革命带动了能源独立的路程。2020年美国大概率将成为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原油净进口+石油产品净出口)。美国在输出原油的同时,还有大量的天然气出口,以及页岩开发过程中的湿气NGL副产等。对于石化产业而言,美国一方面利用NGL进行乙烯原料轻质化优势并新建乙烷裂解乙烯装置,同时随着物流和出口设施的完善,美国也会加大对乙烯、乙烷、丙烷、丁烷等产品的出口。

由于资源禀赋原因,中国对于原油的进口依赖度仍在提升。在过去十年,中国的石化行业在装置制造、设计、工艺包等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仍有很多核心的技术和产品需要进口。中国的石化下游在精细化工和新材料方面,同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是石化产品的净进口国,以乙烯为例,中国乙烯产能占全球的不到20%,但是以需求当量计算占全球的30%。在原料依存度高的情况下,同样以PTA为例,中国的产能占全球的约66%,而且中国PTA的产能规模和竞争力在全球。中国的石化产业在逆境中成长,未来仍将有竞争力的公司逐渐出现。


美国的石化行业集中度高,超50%的炼油产能、以及大多数的乙烯产能均集中在墨西哥湾区的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美国的乙烯项目多由跨国公司实施,园区化操作。对比之下,中国的石化产能布局分散,装置规模小。为此,也规划了七大石化园区,加上民营大炼化的陆续投产,也带来了集中度的提升。


对比中美石化产业,既有互补也有竞争。美国石化行业具有资源、技术等优势;而中国的石化产业具有市场、产业化及工程放大能力、人工等优势。参考美国石化的发展,我们认为中国的石化企业进入强者恒强,与更专业化分工的时代。我们看好综合一体化的大炼化产业链,也同时看好利用美国轻质原料进行深加工的标的。

美国石化产业,
从能源独立到产品输出

   美国已经是阶段性的石油产品净出口国,预计出口量仍在增

 随着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大幅增加,美国对于原油的净进口量逐渐减少,但原油的进口总量变化不大,伴随着的是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的增加。目前美国仍然是石油产品的净进口国,但以现有的产量增长趋势,预计2020年美国将会成为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

美国仍需保持一定的原油进口,同时石油产品出口,我们认为:

1、 由于美国轻质油的特点,美国必须保持一定的重质油进口,重质油主要进口来源地是加拿大。一方面是美国很多炼厂复杂系数高,不适合加工自产的轻质原油,需要与重质油之间的调和使用;另一方面从套利空间的角度,可以加工成本更低的原油。<